1947年1月15日,美国加利福尼亚一个住宅区的街头,一位30岁左右的家庭主妇比辛格带着3岁的女儿,前往一鞋匠修理铺,取回之前送去修理的旧鞋。

母女俩走到一处茂密的草地旁时,比辛格突然发现草丛里似乎有些异样。走近一看,眼前出现了一具被肢解的赤裸女尸。被吓得脸色煞白的比辛格赶紧拽着女儿离开,随后报了警。

警察赶到后,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当看到尸体后,纵使对凶杀现场司空见惯的警察也不免倒抽了一口凉气:尸体赤裸仰卧在草地上,被人从腰部切成两段。嘴角被向上划开直至耳根,呈现如小丑般的诡异微笑。胸部血肉模糊,双手上举,两腿大角度分开。尸首全身多处伤痕、骨折,惨不忍睹。

整个尸体已被彻底清洗过,体内已没有哪怕一丝血液,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血迹,这说明这不是凶杀第一现场,而是杀人抛尸地。

警察提取了尸体的指纹,最终确认死者是23岁的伊丽莎白·安·肖特。这起凶杀案,被人称为“黑色大丽花”凶杀案。

1924年,伊丽莎白出生在马萨诸塞州。风流成性的父亲很早就抛弃了她们母女5人。全部家庭生活重担,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家境十分艰难。16岁时,伊丽莎白不得不提前辍学,去一个酒吧做服务员。

不过,伊丽莎白可不会满足于服务员工作。她天生丽质,身材高挑,容貌端庄,白皙的脸上常常绽放着令人心醉的微笑,一双会说话的蓝色眼睛秋波荡漾。第一眼见到她的人都说,伊丽莎白的容貌和气质,完全不输给当红电影明星。

正值花样年华的伊丽莎白也希望到好莱坞实现自己的明星梦,她刻意模仿当时风靡一时的电影《蓝色大丽花》中的女主角,常常身着一身黑装束,从内衣到,从头发到皮鞋,甚至戒指,都无一例外地都是黑色。于是,人们就称呼她为“黑色大丽花”。

不过,即便伊丽莎白拥有极富个性的打扮,整日里徘徊在好莱坞的街头,盼望能在一瞬间打动某个星探,被招为演员。但她似乎总是得不到命运之神的垂青,以至于穷困潦倒,连每天的生活和房租都无法支付。

不过,她却从不在穿着打扮上吝啬,依然每天将自己收拾得十分精致,期盼着有朝一日成为当红影星。

谁也不曾想到,伊丽莎白最终会用一种如此惊世骇俗的方式,成为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她的案件轰动了整个美国,也让众多年轻女性惶惶不可终日。

洛杉矶警方备受压力,当即组织警力进行侦破。一个名叫罗伯特的男子主动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日曾见到过流浪在洛杉矶街头的伊丽莎白。这位推销员觊觎伊丽莎白的美貌,邀约她在洛杉矶市中心塞西尔酒店入住了一晚。第二天,伊丽莎白要去妹妹家,罗伯特特意用车将她送到了车站。

但是很显然,伊丽莎白没能登上前去妹妹家的汽车,而罗伯特也成为了她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不过,警方很快就排除了罗伯特的嫌疑,因为他不具备作案时间。

此后,警方加大了侦破力度,走访了案发现场所有的居民,希望能找到凶手抛尸后的蛛丝马迹,如遗弃的凶器、衣物等。但两天过去后,案件没有任何进展。

出乎警方意料的是,自从伊丽莎白凶杀案被媒体报道后,有数十人到洛杉矶警方投案自首,声称自己就是杀害伊丽莎白的凶手。

但经过警方的缜密侦查,这些人又都被一一排除了嫌疑。原来这些人中,有一部分希望借助“黑色大丽花案件”出名,大部分人则是精神病患者。

1月23日,《洛杉矶先驱报》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匿名电话,声称会给报社邮寄一个能帮助警方破案的包裹。果然,这个包裹在第二天如期而至。

不过警方发现,包裹上面的邮寄地址,是用报纸上的字粘贴上去的,整个包裹还被用汽油浸泡过,去除了包裹上的所有指纹。包裹内装着伊丽莎白的钱包、社会保障卡,以及伊丽莎白和一些男子的合影照片,还有一个有75名联系人的通讯录。

警方随即对这些和伊丽莎白有往来的人展开了调查,但这些人都声称曾试图和伊丽莎白寻求,但否认和她有过实质性的接触。

1月28日,又有一封信直接寄到了警察局,不过这次是用手写的,“1月29日上午10点是转折点,要在警察局寻开心。”警察认为这又是一个无聊的“自首”者。第二天,警察果然没能等到凶手的到来,而是又收到一封信:“我改变主意了,大丽花的死是合理的。”

当然,警方的努力并非完全一无所获,他们曾经锁定过一名重点嫌疑人。此人名叫乔治·霍戴尔,来自那个匿名者提供的通讯录,是一名个体诊所的医生。

霍戴尔家境富裕,智商很高,15岁时就被一所大学破格录取,但因为在校期间风流成性而遭到开除。后来,霍戴尔又转到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开了一个私人诊所,专为上层人物治疗性病。

警方之所以怀疑他,是因为他受过专业的医学解剖训练,有能力对伊丽莎白的尸体进行整齐的拦腰切割。同时至少有5位证人指控伊丽莎白是霍戴尔的女朋友。

1949年,霍戴尔的女儿指认他曾对自己图谋不轨,他的这种变态心理,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但狡猾的霍戴尔却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到了菲律宾,并一直在那里生活了数十年。

同时,霍戴尔的儿子还向媒体透露,自己的父亲和洛杉矶警方高层有着利益输送关系。他不但帮助这些警官的情人堕胎,还和他们合伙投资生意。这就是霍戴尔能在警方的鼻子底下溜之大吉的原因。

至此,“黑色大丽花案件”已过去了70多年了,但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这起案件也成为了历史上让人毛骨悚然的世纪悬案,至今无法侦破。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